关于我们
购买咨询
加入我们
售后服务
品牌商城
搜索
512 Audio
Ableton
Analog Way
Audinate
Avid
CEDAR
DAD
dBTechnologies
Dolby
DPA Microphones
Eventide
Focusrite
Fostex
Genelec
Grace Design
Harrison Audio
Hear Technologies
IsoAcoustics
KRK
Mogami
Mojave
Optocore
Prism Sound
RTW
Schertler
Sennheiser
Softube
Solid State Logic
Sonifex
Sonnox
Sonosax
Studio Network Solutions
Tac Systems
Tube Tech
Universal Audio
Warm Audio
512 Audio
Ableton
Analog Way
Audinate
Avid
dBTechnologies
Dolby
DPA Microphones
Eventide
Focusrite
Fostex
Genelec
Grace Design
IsoAcoustics
KRK
Mojave
Optocore
Prism Sound
RTW
Schertler
Sennheiser
Softube
Solid State Logic
Sonifex
Universal Audio
Warm Audio
新闻
2022/08/30
多次获得格莱美奖的混音工程师Mick Guzauski使用Solid State Logic的UC1控制器改进了In the Box工作流程
Guzauski非常欣赏“每个功能都有一个旋钮”的人体工程学,还有电平表测量功能和整个制造品质:“一切都在相同的位置,就像在真的调音台上一样。这就是我想拥有它的原因。”
 
Mick Guzauski曾经制作了多张多白金唱片并多次获得格莱美® 奖。最能体现他的传奇职业生涯的是数之不清的作品——从 Daft Punk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到芭芭拉·史翠珊、玛丽亚·凯莉和其他一些永留史册的项目。现在,经过50多年精研技艺,随着数字技术和客户工作流程不断改进发展,Guzauski几乎完全使用“In the box”工作流程进行音乐制作。他最近购买了一个Solid State Logic UC1插件控制器,这款控制器在他的混合工作流程设置中赢得了一席之地。
虽然Guzauski仍然拥有大量老式周边设备,但如今他的大部分工作都严格在数字音频工作站内进行。“我差不多都用in the box的方式混音,”他说。“我使用SSL UC1 是因为我喜欢每个功能都有旋钮控制。插件真的很棒,调用功能在现在的混音中非常重要,”他表示部分原因是因为现在的客户不会总是在混音期间出现。“因此,一旦我将第一遍混音发给客户之后,我可能在收到他们回音之前还会从事其他几个项目。”
最近,Guzauski一直在从事美国偶像决赛前十名选手和美国达人秀选手 Olivia Rox,DJ Cassidy的电视节目《Pass The Mic》以及其他几个项目的工作。他说大部分混音都是在他舒适的家中进行的,在那里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 “我还在工作,只是这些天没那么忙于现场演出了,”他说。
 
UC1:每个功能都有一个旋扭——通道EQ和总线压缩
 
他的核心设置围绕着MacBook Pro M1 Max上运行的Pro Tools进行,他将其与SSL UC1结合使用。“当我看到UC1时,就觉得它“每个功能有一个旋扭”的设计用在Channel Strip(通道条)上会很棒,”Guzauski 解释道。“所以我试了一下,效果很好。他说他会习惯性地在几个通道上设置SSL Channel Strip 2软件。“我先去通道条看看我是否可以用它来塑造我想要的声音,它通常工作得很好。如果我需要进行更多工具,我总是可以使用SSL X-EQ 2或其他EQ。”
 
如果仅是说Guzauski已经习惯了SSL的声音实在是过于轻描淡写。事实上,他在多张SSL调音上为玛丽亚·凯莉、Luther Vandross、BoyzIIMen和Toni Braxton的一系列项目进行了混音。“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我在SSL上完成了很多工作——主要是使用4000G和G+系列调音台,并且我还在纽约的 Hit Factory录音棚和洛杉矶的Conway录音棚使用过9000K系列调音台,”他说。 “使用UC1控制器让我想起了在那些调音台上是如何工作的。拥有一个智能化布局的控制器感觉是如此熟悉和美好,每个功能都设置了一个旋钮。”
G系列压缩器的魔力,in the box 
 
他非常熟悉SSL的传奇的G系列列总线压缩器。“总线压缩器(Bus Compressor)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我一直都在用它,”他说。“它就像是一种粘合剂,让你无需使用过多的强力压缩。”目前,他正使用UC1附带的原生总线压缩器2(Native Bus Compressor 2)。“我现在常用的立体声总线是 X-EQ 2,然后是总线压缩器。”他很欣赏UC1上的大个的LED计量表,这有助他管理增益衰减水平:“能够查看并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很太好了,因为我通常不会将它们显示在电脑屏幕上。”
 
“我通常将总线压缩设置为 2:1,然后根据口味调整阈值。还有一个侧链高通滤波器,我通常将其设置为60或70Hz,或是70左右,因此它不会与底鼓或贝司产生调制。”不管他使用什么样的设置,他通常对结果都很满意:“我从来没有真正测量过总线压缩器的作用,但它听起来总是恰到好处!在立体声总线上,它不会破坏动态范围——攻击时间似乎足够慢,但仍然有足够的瞬态。释放特性非常好,“他说。
Guzauski说UC1的设置和操作毫不费力:“你只需安装SSL 360软件,将其接入到USB接口,就会看到所有插件。”其他控制器可能会因为缺乏智能化人体工程学设计或需要潜入到菜单里寻找半天才能找到想要的东西而令人困惑,但Guzauski表示UC1并没有这些问题。“在UC1上,一切都在同一个地方,就像在一张真的调音台上一样。这就是我想拥有它的原因。”如果混音时需要对通道条或总线压缩参数进行更精确的调整,Guzauski会使用“fine”(精细)旋钮。 “这实在太棒了,如果我需要更细致的调整,我可以将旋钮调整几度来进行细微的改变。”
无论你是多个格莱美奖获奖工程师,还是刚刚入行,Guzauski认为UC1都物超所值。“从SSL中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真的很容易,它总是能很好地对你正在做的事情给出反应。制造品质非常好,一点都不会有廉价感。”
 
更多资讯请关注
传新官网 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