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购买咨询
加入我们
售后服务
品牌商城
搜索
512 Audio
Ableton
Analog Way
Audinate
Avid
CEDAR
DAD
dBTechnologies
Dolby
DPA Microphones
Eventide
Focusrite
Fostex
Genelec
Grace Design
Harrison Audio
Hear Technologies
IsoAcoustics
KRK
Mogami
Mojave
Optocore
Prism Sound
RTW
Schertler
Sennheiser
Softube
Solid State Logic
Sonifex
Sonnox
Sonosax
Studio Network Solutions
Tac Systems
Tube Tech
Universal Audio
Warm Audio
512 Audio
Ableton
Analog Way
Audinate
Avid
dBTechnologies
Dolby
DPA Microphones
Eventide
Focusrite
Fostex
Genelec
Grace Design
IsoAcoustics
KRK
Mojave
Optocore
Prism Sound
RTW
Schertler
Sennheiser
Softube
Solid State Logic
Sonifex
Universal Audio
Warm Audio
新闻
2022/02/10
手握DPA,乔纳斯兄弟(Jonas Brothers)火力全开
听过DPA话筒名列前茅的解析度与自然音色后,乔纳斯兄弟(Jonas Brothers)的现场调音师Jon Kooren意识到,DPA的产品正是该组合 “Remember This Tour” 巡演的最佳拾音选择。这场巡演起初由于疫情推迟举办,8月份于拉斯维加斯正式启动,随后环游全美,10月27日在好莱坞露天剧场(Hollywood Bowl)正式收官。巡演中使用了一系列DPA话筒产品,主要用于拾取打击乐和人声:4011心型指向话筒、4099 CORE乐器话筒和2011双振膜心型指向话筒,用于拾取鼓组和其他打击乐器;d:factoTM 4018V人声话筒,用于拾取伴唱人声;d:factoTM 4018VL人声话筒,用于拾取Kevin Jonas的演唱。
 
“(我们用到的)话筒实在太多了;我们为打击乐的overhead配备了两支4011A话筒,悬挂在镲片和铃束上;我们还准备了另外两支4011A话筒,一支直接拾取摇响器和铃鼓的声音,另一支则用于军鼓底皮。”Kooren解释道,“此外,我们为高/低音康加鼓(congas)、邦戈鼓(bongos)、两只通鼓、两只蒂姆巴尔鼓(timbales)配备了4099话筒,为带有碎音效果的小型军鼓配备了2011C话筒。Kevin Jonas和伴唱人声使用的d:factoTM话筒,声音非常自然,与我们过去使用过的其他话筒相比,离轴抑制表现极佳,显著降低了舞台上其他乐器的串音。”
 
在乔纳斯兄弟之前的巡回演出中,DPA话筒产品已经得到了使用,这得益于现场调音师Eddie Caipo的推荐,他是Kooren的朋友和同行。“一开始,(Nick Jonas)用上了d:factoTM VL话筒,这款话筒太棒了;接着我开始使用4099话筒,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Kooren说,“我们在演出中加入了小打乐器,这时候我用上了更多的DPA话筒。在拾取打击乐器的声音时,许多话筒需要全程开麦。这样的设置非常庞大,同时打击乐演奏家Demien Arriaga在演奏时需要不断移动。因此,DPA话筒在这方面非常有用。DPA话筒能带来清脆、干净、自然的声音,耐受打击乐器的高声压;同时,只需做最低限度的EQ处理,听起来就像乐器在耳边演奏一样真实。”
DPA话筒在观众席的扩声工作中,也证明了其重要地位。“DPA话筒的声音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同时忠实地再现了拾音对象的声音特征。”扩声工程师Brian Pomp说,“DPA话筒能抵御表演者制造的狂暴声压,而在进行EQ处理的时候,我发现DPA话筒对大声压的响应,远远没有其他话筒那么凶猛。”
 
DPA话筒不仅备受音响工程师的青睐,音乐家也注意到了DPA话筒的好处。“不知怎的,打击乐演奏家往往是现场工作的最低阶层,对话筒的配置不容置喙。”Arriga说,“但是,在Jon(把话筒)从另一个牌子换成DPA之后,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DPA就是比别的话筒好得多。(乐器用)铁桶盖、不太重要的摇响器、蒂姆巴尔鼓,还有牛铃,上头使用的都是铅笔话筒,声音好极了。这让我演奏的音乐也变得更加动人。”
 
Arriga接着补充道,4011话筒用于overhead,这对他的演奏尤为重要。“摇响器和铃鼓我用得非常多,因此话筒的拾音范围必须要宽,需要一直保持开麦状态。”他说,“用其他话筒的话,其他乐器的串音就会特别多,就没法儿好好演出了。但是DPA的4011话筒真的非常出色。我经常在舞台上走动、舞蹈、跳跃,对我来说,能知道话筒会拾到什么声音、何时能拾到声音,正如我将舞蹈与音乐的演奏技法、力度表现融合为一体那样,对我的表演有着莫大的改变。我非常喜欢这种改变。”
 
DPA话筒也让Kooren的工作变得更加方便。“在现场混音时,我能调整我听到的声音,使之契合我的需要;但最后播放出的声音,多多少少还是要和我现场听到的演奏声音一致。”他补充说,“我尤其喜欢的是,4099话筒体型小、易弯折,这样我就能把它们安装在任何我需要的地方;这些话筒真的太棒了。还有,伴唱人声位于打击乐器正前方,用上d:factoTM话筒之后,便能很好地抑制离轴效应。DPA人声话筒里头的串音,就是要比一般情况下拾到的平顺得多,因此我能非常容易地把串音融合在音乐整体中。至于打击乐话筒,即使数量这么多,做好它们之间的均衡、获得专业级的声音也很简单。”
Arriaga则说,DPA话筒能让你有这样的体验:“仅仅听到你演奏的音乐,与实际感受它、明白话筒传达的是本真的声音,这二者之间是有差别的。DPA能表现我所听到的声音。我的乐器在没支话筒的情况下是什么声音,在DPA话筒里就是什么声音。这尤其体现在小型领夹话筒4099上。这都是完美传达乐器声音的例子。DPA话筒并不算灵敏——我指的是好的方面。这些话筒拾取到的只有我演奏的声音,这就要求我的演奏更加精确、清晰,更加专注、更富现场感。
 
谈到Arriaga在现场缩混中听到的声音,他说:“因为有Jon,(现场缩混)一如既往地好听。”不过他更多关注的是与观众相关的因素。“我把这次巡演的视频同之前的巡演作了对比;之前的巡演没有用DPA话筒,要么显得我和其他乐队成员格格不入,要么就是话筒持续开麦的影响太大。鼓手如果预算有限的话,很少会考虑上面这些——手边现成的话筒有什么,你就用什么,往往一直如此。但我用的乐器都是很好的牌子,声音都非常不错,比如Zildjian镲片和Remo鼓皮,DPA话筒让这些乐器的声音在音响里听起来也非常棒。而且,因为我是鼓手,或者说打击乐手,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在现场能够听到人声,而d:factoTM话筒让伴唱人声动听得难以置信。”
 
乔纳斯兄弟在本次巡演落幕之后,很快就要重新上路,开始iHeartRadio Jingle Ball巡演,于11月30日在达拉斯启程。
 
更多资讯请关注
传新官网 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