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传新
关于我们
购买咨询
加入我们
售后服务
搜索
512 Audio
Ableton
Analog Way
Audinate
Avid
Clair Brothers
dBTechnologies
Dolby
DPA Microphones
Eventide
Focusrite
Fostex
Genelec
Grace Design
IsoAcoustics
KRK
Mojave
Optocore
Prism Sound
RTW
Schertler
Sennheiser
Softube
Solid State Logic
Sonifex
Universal Audio
Warm Audio
Waves
新闻
2022/01/12
回归“初心”,探索真正的模拟风味
 

AD/DA转换器
DAD AX32


 
位于哥本哈根的皇家音乐学院(Royal Academy of Music)在塑造未来的音响大师们时,再次把模拟领域推到了制高点。而为了保证模拟领域里每一个精细微妙的声音差别都能够被数字领域的设备完整捕捉,两台AX32单元承担起了数模转换的任务。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哥本哈根丹麦皇家音乐学院的副教授兼音响学习(Tonmeister Studies)的负责人Jesper Andersen时,是在他们学院的Ambisonics舞台。该舞台也使用了一台带有板载SPQ扬声器处理器的AX32。
 
然而,当我们参观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沉浸式Ambisonics房间,Jesper却问我们是否有时间也去参观一下他们的录音棚——他们不久前对其进行了重大升级。显而易见,我们绝对不会错过参观录音棚的机会,而事实证明,我们即将开启一个非常有趣、同时考虑到进几十年来的技术发展也可称之为很不寻常的一个篇章——一个关于顶级音频制作环境刻意掉头回归模拟领域的故事。
 
 
精确数模转换
 
 
听到这里,似乎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当拥有模拟前端调音台时,Jesper和他的团队显然有了更大的野心,他们希望确保在将模拟信号转化到数字领域进行录音和编辑时,任何声音细节都不会丢失。

此外,那些模拟处理器不仅将被用于分轨录音,也会被用于混音。因此录音棚必须安装集成的模拟跳线架,而此跳线架不仅需要在模拟端之间传输音频信号,也需要最终将信号传输到数字端。
 

换句话说,录音棚对于高质量的数模转换方案有着极大的需求,而正是这样的需求,使得两台AX32被安装到了调音台的推子和旋钮之下。选择这个特殊位置的原因很简单:在教学楼中,许多位置都可能成为录音活动的起始点,而录音用的线缆就可能因此变得很长。所以,为了使进出跳线架的线缆和调音台到数模转换器的额外模拟线缆都尽可能地短,两台AX32就被安装到了离调音台最近的地方。它们将通过MADI连接,将数字音频信号传输到机房中的计算机上。
 
此外,教员们还决定为两个模拟扩展卡添加前置放大器使用许可,这样一来AX32就可以提供16通道的超清晰录音。在某些场合下,纯粹的声音透明度可能比某些(甚至是刻意营造的那些)通过设备所带来的特定“模拟味道”更为重要,而这16个通道就能在这些场合里大显身手。
 
 
深入模拟设备的世界


 
接下来,让我们来仔细看看跳线架的设计。Jesper解释说:“它的接线是完全开放式的,这意味着使用者可以断开任何连接并将任何信号重新路由到任何目的地——这几乎就像拥有另一台模拟AX32一样。因此,如果我们除去跳线架上的所有线缆,我们就将拥有一个带有准备就绪的48通道录音轨以及供演奏者使用的完整监听和混音的系统,而无需任何额外的布线。”

在输入方面,48个通道分为主调音台上的16个通道、16个通过外加的模拟机架设备的通道和AX32上的16个模拟输入通道(配有已激活使用许可的可选麦克风前置放大器)。跳线架经过了标准化的设置,使其输入通道1接入DAW中的第一个通道,然后也返回到调音台的第一个推子上。

在输出端,录音棚共有40个通道,其中前16个通道送回到调音台上的16个推子上。而这之后的16个通道被用于耳机监听系统,最后8通道用于各种立体声扬声器组的监听。 
 
 
品尝微妙的声音差别
 
Jesper认真地强调说:“经过改造的录音棚里的一切听起来都棒极了——但其形式并不相同。比如,他提到用来拾取钢琴声的某只高档的麦克风可能听起来很棒,但这可以是取决于我们是对它使用了控制台、前置放大器。然而这只是一轨或者两轨的情况。一旦开始一层层地叠加音轨,模拟域带来的细微差别就会堆积起来并呈现到作品的整体声音效果中。”
 
换句话说,那些学习音响的学生们不仅仅需要学习怎么识别和描述那些单个实例里细微的声音差别(就像品酒一样),也需要去熟悉所有这些不同的细微差别如何组合在一起,并影响最终的成品。
 
也许通过调音台通道来录制原声吉他的DPA铅笔式麦克风与通过使用了DAD麦克风前置放大器来录制长笛的带状麦克风恰好能完美地契合,但正如Jesper再次澄清地那样,这只是几个音轨。某些音乐工程可能会最终同时使用到所有全部48个音轨,又或是当某个学生制作流行音乐作品时,会有数百层的音轨叠加。因此,从开始录制第一个音轨的那一刻就意识到这些微妙的声音差别,是学生需要培养的基本技能。
 
 
增益、增益、增益
 
这听起来也许有些让人惊讶,但Jesper和他的音响学生们逐渐建立起了对使用带状麦克风来进行古典音乐录音的真正品位。Jesper承认在通常情况下,人们会认为带状麦克风自带的高度声音染色会破坏古典音乐,而往往只在爵士和流行音乐中使用它们。
 
但Jesper分享说:“当在录制经典的弦乐四重奏时,如果将两只克风架设到恰到好的位置上,它们将带给你无与伦比的听感。当然这些麦克风确实需要大量的增益来获得令人瞠目结舌的声音效果,不过使用DAD前置放大器就可以完美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放大器提供了大量的增益,同时又几乎没有引入任何噪音,他们完全是透明的,而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在这种情况下,带状麦克风为作品带来了饱满的声音风味。在我看来,它们就是绝配。”
 
 
总结

“我最喜欢的一种录制交响乐的方法是简单地将一对立体声DPA d:dicate™ 4006全指向话筒架设到靠近指挥位置的黄金拾音点,然后直接将信号接入DAD前置放大器,这种拾音方法能够直截了当地带来让人惊叹的效果。” Jesper说。
 
是的,惊人的拾音效果以及对于精致的模拟声音味道的保存——当我们的设备被用于这样的环境里及致力于达到这样的目的时,我们怎能不感到欢喜。所以,非常感谢Jesper抽出额外的时间向我们展示美味的Tonmeister录音棚! 


 
更多资讯请关注
传新官网 www.dmtpro.com.cn 和传新微博 weibo.com/dmtpro